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赵兴龙诉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略阳县支公司人身保险合同案

作者:白水江法庭 胡三  发布时间:2009-11-19 14:26:56


【要点提示】

      保险公司作为一种格式合同,在订立保险合同同时,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并可以就保险标的或者被保险人的有关情况提出询问,投保人应如实告知。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案例索引】

      一审:陕西省略阳县人民法院(2006)略法明初字第15号(2006年5月24日)。

【案    情】

      原告赵兴龙,男,生于1988年2月19日,汉族,陕西省汉中市人,住陕西省略阳县东关李家院略阳钢铁厂家属区,系略阳钢铁厂子弟学校高中二年级学生。

      法定代理人赵小萍,女,生于1957年6月6日,汉族,陕西省汉中市人,住址同原告,系原告之母,无职业。

      委托代理人梁辉,陕西省略阳钢铁厂法律事务处职工。

      委托代理人纪群,职业同上。

      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略阳县支公司。

      住所地:陕西省略阳县东关。

      负责人胡国宁,该支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楚宝成,陕西兴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彦军,该支公司副经理。

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原告之父赵建朝经被告业务员多次劝说后,于2003年10月7日作为托别人(被保险人)与被告签订了一份“康宁终身保险合同”,保险金额10000元,受益人为原告。按照合同约定,被保险人身故,被告按基本保险金额的三倍给付身故保险金。2003年10月9日和2004年10月15日赵建朝分别交纳了两期保费共计2540元。2004年11月11日,赵建朝因患胆囊结石到略阳钢铁厂职工医院住院治疗,11月18日上午做了胆囊切除手术,11月21日晨因“心脏骤停”死亡。同年12月13日,投保人赵建朝之妻赵小萍向被告提出索赔申请,被告以投保人隐瞒病史,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及保险合同无效为由拒绝赔付。为此,受益人作为原告诉至本院。

      原告诉称:我父亲赵建朝经被告业务员多次劝说,于2003年年10月7日作为托别人(被保险人)与被告签订了一份“康宁终身保险合同”,并按约定交纳了两期保险费2540元,受益人为原告。2004年11月11日,我父亲患胆结石病到略阳钢铁厂职工医院住院,11月18日上午进行了胆囊切除术,11月21日晨6点30分因“心脏骤停”死亡。同年12月13日,我母亲赵小萍向被告提出索赔申请,经多次交涉,被告均以投保人(赵建朝)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为由拒绝赔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和《中环人民共和国保险法》有关规定,保险人与投保人签订了合同并实际收取了保费,保险合同已生效,发生保险事故后保险人就应当按照约定承担保险责任。谷诉至法院,要求赔付保险金30000元。

       被告辩称:投保人没有如实告知其患有多年高血压病史并于2001年9月4日因胆囊炎住院的事实。原告称被保险人死亡原因是“心脏骤停”是不真实的,应为冠心病猝死。被告和投保人之间签订保险合同时已对投保人进行了必要的说明解释和询问,在保险合同中赵建朝的签字并非本人所为而是由被告业务员熊英代签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未经被保险人书面同意并认可保险金额的,合同无效。”据此,该保险合同无效,请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   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保险公司作为经营保险业务的专业机构,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处于主动、优势地位,而投保人则处于相对被动、弱势地位。保险合同作为一种格式合同,其是以定式条款为基础订立的合同,格式保险合同是由表意强势方即保险公司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的,难以反映投保人、被保险人的真实意思,而投保人对保险业务比较陌生,极可能全然不了解免责条款的真实含义,或者不了解免责条款的法律后果,投保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一般只能表示接受或者不接受保险人拟就的条款,如果保险人不事先作详细明确的说明,无异于投保人被迫接受该条款,有悖于合同自愿原则。保险合同的性质决定了保险合同是一种最大的诚信合同,这就要求当事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不仅应具有一般的诚信信用,而且应负担特定的“信息披露”义务,具体为保险人的询问说明义务和投保人的如实告知义务,这些义务又称为先契约义务,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必须履行。这符合追求社会正义及实质契约自由之理念,避免保险人利用定型化契约条款之优势减轻自己应尽之义务或加重投保人、受益人之义务的不公平现象。《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订立保险合同,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并可以就保险标的或者被保险人的有关情况提出询问,投保人应如实告知。”第十八条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保险人这种法定的说明义务,要求其在订立保险合同前应向投保人详细说明保险合同的各项条款,并对投保人可能对有关保险合同条款的疑问予以正确的解释,特别是对保险合同中规定的免除责任条款应作出明确的说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对于免责条款,除在保险单上用醒目的方式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对投保人解释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保险合同中许多免责条款所使用的保险业专业用语,具有特定的含义,而免责条款是保险合同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则是免责条款生效的前提和基础。保险人应当对自己已经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负有举证责任,否则要承担因其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案中,被告在投保单中书面声明提示投保人赵建朝注意免责条款,并认为其已履行了明确的说明义务。原告予以否认,认为投保单上的声明系格式条款,且投保单上投保人一栏赵建朝的签字系被告业务员代签,被告没有向投保人明确解释免责条款。根据《保险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对于保险合同的条款,保险人与投保人,被投保人或受益人有争议时,人民法院应当做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被告仅在投保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免责条款,但并没有在投保单上签名,而是被告业务员代签,虽然被告认为其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之辩解理由难以成立,加之被告对自己的主张没有证据予以支持,因此该免责条款对原告不产生法律拘束力。被告认为根据《保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未经被保险人书面同意并认可保修金额的,合同无效。”本院基于以上对:明确说明“含义的分析,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向投保人明确告知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如没有投保人的书面同意可能导致合同无效,而且投保人赵建朝在保险合同送达回执上签名即是对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的认可,被告认为保险合同无效的观点于法无据。此外从公平原则来看,保险合同成立后,被告如果认为保险合同有瑕疵,应及时与投保人协商完善该合同,但被告在保险合同履行过程中两次收取了投保人交纳的保费,此间对保险合同并未提出异议,诉讼中却认为保险合同无效,这对投保人和受益人来说是显是不公平的,所以投保人与被告签订的康宁终身保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保险合同成立的要件,且不存在合同无效之情形,故为有效合同,被告应严格按合同的约定履行赔付义务。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一审判决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条,第八条,第三十五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略阳县支公司与投保人赵建朝之间签订的保险合同有效。

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给付原告保险金人民币30000元。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评  析】

根据我国《保险法?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的规定,保险人对保险合同的一般条款负有“说明“义务,对免责条款负有”明确说明“义务。”“说明”与“明确说明”的区别是:“说明”是指保险人阐明合同条款的含义,同时将要要说明的一般条款列明于保单即可。“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阐明合同条款的含义,同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注意免责条款的存在,不能仅仅将免责条款列明于保单。对于免责条款中的专门术语,普通人不易理解的,则保险人不仅应履行提示阅读义务,还应解释其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保险人对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方式,必须采用书面形式,体现了法律对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严格要求,以达到保护投保人和被投保人利益的目的。违反说明义务,保险人应承担格式条款不利保险人解释的后果以及免责条款无效的责任。

我国《保险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了不利解释原则。不利解释原则是指保险人和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保险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时,应当对保险合同所用文字或者条款作有利于被保险人而不利于保险人的解释。之所以确立该原则,主要是因为保险合同一般都是保险公司事先制定好的格式合同,投保人在多数情况下只能做出接受或拒绝的选择,不仅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且由于专业知识 缺乏、谈判技巧的薄弱等因素,常常也没有对合同条款协商的能力。因此,我国《保险法》对该原则的认可和强调,更体现了对弱势群体保护的思想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