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审务公开 -> 公告

陕西高院公布10大执行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7-03-20 11:25:20


    17日上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陕西法院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新闻发布会,陕西省高院执行局副局长邓世军发布了十大执行典型案例。这些案例是从陕西省三级法院推荐的25个案例中,经过反复筛选最终确定的,代表性强,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统一,在执行联动、信用惩戒、依法打击拒执行为等方面具有典型意义。

案例1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电子工业区支行与姚某、张某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案

    2011年6月27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电子工业区支行(以下简称工行电子工业区支行)与姚某、张某、陕西广汇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汇公司)签订《信用卡分期购车还款合同》、《担保承诺函》、《车辆抵押合同》,约定姚某通过工行电子工业区支行办理购车分期付款业务,透支75.6万元,36期偿还;姚某、张某以购置车辆提供抵押,广汇公司对还款承担保证责任。合同签订后,当事人各方申请对合同办理了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履行中,姚某未按期还款违反合同约定,工行电子工业区支行于 2015年6月10日向西安市莲湖区公证处申请了执行证书,并于2016年5月17日向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姚某、张某、广汇公司偿还欠款本息229656.77元。立案后,执行法院多次传唤被执行人姚某,其均未到庭。执行法院对被执行人姚某名下的涉案车辆、房屋进行了查封,并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姚某仍拒绝履行义务。2016年11月8日,执行法院通过省法院向省交警总队提交协助执行通知书,请求稽查布控姚某名下车牌号为陕A00XXX路虎揽胜轿车。11月23日,神木县交警大队在巡逻中发现该车辆,现场进行了查扣并通知执行法院,执行法院从神木县交警大队接收了查扣车辆。姚某主动向工行电子工业区支行还清了欠款本息。执行法院认为姚某有房产和车辆,属于有能力而不偿还债务、规避执行,对其处以罚款10万元。姚某在交纳了罚款后领回被扣押的车辆。

案例2

陈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2012年3月,陈某因做生意向张某借款74万元,在按约定连续付息6个月后不再支付。张某多次催要未果,于2014年9月2日提起诉讼。合阳县人民法院(2014)合民初字第0100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陈某偿还张某借款本金74万元及剩余利息。判决生效后,陈某未履行法律义务,张某于2016年2月3日向合阳县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立案后,执行法院向被执行人陈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和财产报告令,陈某仍不履行义务,亦未如实报告个人财产。执行法院调查发现,陈某长期居住在山东淄博,与他人合伙投资开办了一家超市,还共同出资购买了一辆帕萨特轿车,并将部分资产登记在他人名下。执行法院依法对陈某采取了拘留措施,但其仍拒不履行法律义务。2016年3月17日,申请执行人张某向合阳县公安局提出控告,要求追究陈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刑事责任,合阳县公安局未予受理。张某遂提起刑事自诉,合阳县人民法院受理了本案,并于当日决定将陈某依法逮捕。2016年6月6日,陈某与张某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张某遂撤回了刑事自诉。

案例3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行与榆林滨化绿能有限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案

    2014年3月31日,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行(以下简称民生银行西安分行)分别与榆林滨化绿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榆林滨化公司)、滨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滨化集团公司)、榆林市云河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榆林云河公司)、张某、王某分别签订《固定资产贷款借款合同》,《保证合同》、《担保合同》,约定民生银行西安分行向榆林滨化公司贷款1.1亿元,期限54个月;滨化集团公司、榆林云河公司、张某、王某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合同签订后,当事人向西安市汉唐公证处申请办理了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履行中,因榆林滨化公司未如期还款违反合同约定,民生银行西安分行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并于2016年5月27日向西安市汉唐公证处申请办理了执行证书。2016年6月22日民生银行西安分行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榆林滨化公司及各保证人连带偿还欠款本息8253.28万元。立案后,执行法院利用最高人民法院 “总对总”查控系统进行了查询,发现被执行人滨化集团公司在工商银行滨化支行基本账户上有存款4600万元后,依法及时将该款予以扣划,并冻结了该基本账户。账户冻结后,滨化集团公司生产、纳税、招投标等正常活动受到影响,企业经营活动受限,同时为了不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滨化集团公司主动履行剩余款项,案件依法执结。

 

案例4

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与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执行案

    2015年1月5日,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信托公司)与雨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润集团公司)、江苏雨润肉类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润肉类公司)、祝某、吴某分别签订《信托贷款合同》、《股权质押合同》、《保证合同》,约定:长安信托公司向雨润集团公司贷款人民币2.2亿元,由祝某提供股权质押担保,江苏雨润公司、吴某提供保证担保。合同签订后,当事人向西安市公证处申请办理了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履行过程中,因雨润集团公司未按期履行还款义务,长安信托公司于2015年11月14日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并于2016年2月3日向西安市公证处申请执行证书。 2016年2月17日长安信托公司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雨润集团公司、雨润肉类公司、祝某、吴某偿还欠款本息等共计2.1亿元。立案后,执行法院通过最高法院 “总对总”系统查询,扣划被执行人雨润集团公司银行存款1269万元,并冻结了祝某银行存款1.1亿元。执行法院查明,被执行人雨润集团公司系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安保险公司)的股东,利安保险公司作为受益人持有8181.8182万元 “长安信托?雨润控股集团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下的受益权。在明确信托受益权可以成为执行标的后,执行法院积极促成利安保险公司将该信托受益权转让给被执行人雨润集团公司。雨润集团公司受让信托受益权后,执行法院充分尊重双方当事人的意见,依法将上述信托受益权依照通常方法作价9379.0535万元,裁定抵偿给申请执行人长安信托公司。执行法院依法扣划了已冻结的祝某存款,长安信托公司2.1亿元债权全部得以实现。

案例5

商洛市商州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与黄某等物权保护执行案

    2008年8月,黄某与商洛市商州区宏通公司签订《场地租赁协议》,租赁该公司40亩国有土地,期限5年。黄某承租后,又将上述土地转租给王某、柳某、陈某、全某等四人,用于开办汽车修理、塑钢玻璃窗厂、根雕工艺厂和苗圃。2012年8月,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政府决定将该40亩国有土地划拨给商州区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州城投公司),用于南秦物流园重点建设项目。租赁期满后,商州城投公司要求收回土地,黄某等五人拒绝腾交,商州城投公司提起诉讼。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法院(2015)商州民初字0028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黄某等五人将40亩国有土地腾交给商州城投公司,并拆除自行修建的建筑物。判决生效后,黄某等五人未执行判决,2016年10月8日商州城投公司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案件受理后,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法院向被执行人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责令其拆除建筑物腾交场地。被执行人黄某等五人拒绝履行法院判决,还要求商州城投公司赔偿其拆迁安置费。执行法院及时启动“执行联动威慑机制”,向商州区委政法委汇报,由区委政法委牵头召集工商、住建、土地、银行等执行联动单位对被执行人在招投标、工商注册、不动产交易、信贷等方面进行联合惩戒,压缩被执行人生存空间。王某、陈某、全某先后自动搬离、交出场地,但柳某的塑钢玻璃窗厂仍拒绝搬迁。2016年12月9日,执行法院在商洛市中院、区人大、区政法委、区检察院、新闻媒体等部门监督配合下,组织执行警力和工作人员一百余人,出动挖掘机、装载机等工程机械,强制执行4个小时,拆除了原塑钢玻璃窗厂建筑、腾交了土地。

案例6

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陕西省分公司与陕西蒲白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案

    2014年12月5日,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信托公司)与陕西蒲白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公司(蒲白黄管理公司)签订《信托贷款合同》,由中融信托公司向蒲白黄管理公司发放信托贷款3亿元,贷款期限12个月。陕西黄河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黄河矿业公司)、陕西黑猫焦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猫焦化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提供了担保。经当事人申请,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公证赋予了上述合同强制执行效力。合同履行中,蒲白黄管理公司违约,中融公司于2015年6月8日向北京市方圆公证处申请了执行证书。2016年10月10日中融公司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蒲白黄管理公司及各担保人偿还借款本息共计3.918亿元。

    2014年6月4日,吉林省长城路桥建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吉林路桥公司)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陕西省分公司(以下简称信达资产陕西分公司)、陕西鑫昱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昱置业公司)签订《债券收购暨债务重组协议》,吉林路桥公司将其对鑫昱置业公司的2.48693亿元债权转让给信达资产陕西分公司。上述债务由黄河矿业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提供了担保。2016年3月10日,信达资产陕西分公司与鑫昱置业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展期协议》,并由蒲白黄管理公司、原保证人黄河矿业公司等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上述合同经西安市公证处公证,赋予了强制执行效力。鑫昱置业公司未能如期履行还款义务,信达资产陕西分公司于2016年11月8日向西安市公证处申请办理了执行证书。2016年11月22日信达资产陕西分公司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鑫昱置业公司及各担保人偿还债务1.30693亿元及利息。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中查明,被执行人蒲白黄管理公司、黄河矿业公司、黑猫焦化公司等均为大型生产经营企业,且黄河矿业公司、黑猫焦化公司均正在进行资产重组,需要盘活大量资金,维持企业正常运营。为平稳执行案件,既促进债权人合法权益依法实现,又防止因法院执行导致被执行企业陷入经营困境,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执行法院积极做双方当事人沟通协调工作,力争为被执行人企业恢复正常经营赢得机会,同时为本案债权实现作出合理安排,最终促使几方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 2016年11月28日中融信托公司撤回了执行申请。信达资产陕西分公司在实现1500万元债权后与债务人达成和解协议。

案例7

李某与陕西绮得置业有限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执行案

    2010年12月20日李某与陕西绮得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绮得置业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李某购买绮得置业公司开发的“首秀”小区房屋一套,建筑面积67.65平方米,总房价710325元。合同签订当日,李某支付了总房款50%的首付款。后因履行中发生争议,双方协商解除了合同。绮得置业公司退还了李某20万元后再未退款。李某将绮得置业公司诉至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莲湖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莲民初字第00516号民事判决书,判令绮得置业公司返还李某购房款160325元。判决生效后,绮得置业公司未履行法律义务,李某于2015年10月8日申请强制执行。立案后,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向绮得置业公司发出执行通知书及财产申报令,绮得公司仍不履行义务,亦未申报财产状况。执行法院利用网络查控系统多次查询被执行人名下财产信息,均未果。申请执行人亦未能提供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李某申请执行法院发出悬赏公告,并承诺将按照实际执行到位金额的2%给举报人奖励。2016年11月15日执行法院审查后,通过官方微博、微信、网站发出该院首份悬赏执行公告。公告发出后,相关媒体也跟进报道。公告发出第二日,绮得置业公司即联系执行法院,表示愿意履行法律义务,一周内付清了全部案款,本案执行终结。

案例8

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队与乔某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执行案

    2014年2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队(以下简称解放军某部)与乔某签订《军队房地产租赁合同》,约定将位于西乡县陵园路的23间门面房出租给乔某,租赁期截止2015年1月30日。乔某承租后,又将上述房屋对外转租。租期届满,解放军某部要求乔某返还房屋未果,遂提起诉讼。西乡县人民法院(2015)西民初字第00716号民事判决书判令,乔某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向解放军某部腾交23间房屋。乔某未履行判决义务,解放军某部于2016年5月9日向西乡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院制定周密执行方案,张贴腾迁公告,从6月初组织多名执行干警进入执行现场摸底,逐户上门核对租户情况,进行动员搬迁,并特意为租户留出一个多月的时间,充分保障其 “搬得出”、“能安顿”。7月中旬,所有租户全部搬离,涉案军产悉数移交部队。

案例9

西安昆仑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王某、彭某排除妨碍纠纷执行案

    西安昆仑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昆仑公司)职工王某,通过福利分房形式购得位于西安市新城区十六街坊5号楼5门1层65号房屋。2014年8月22日,王某及其子彭某将该房屋临街窗户拆除,砸掉部分墙体,安装起两帘卷闸门,改变了住宅楼外立面结构。昆仑公司要求王某、彭某停止侵害、恢复原状未果,遂将二人诉至法院。2014年11月24日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判决,王某、彭某将所砸外墙恢复原状。宣判后,王某、彭某不服,提出上诉。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昆仑公司于2015年4月30日向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立案后,执行法院责令王某、彭某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但其拒绝履行。执行法院多次做被执行人工作均未果。2016年8月16日,执行法院依法拘留了彭某并强制将其砸坏的房屋外墙恢复原状。后彭某及其母亲彭某某再次将法院强制执行恢复的墙体拆除。执行法院责令王某、彭某恢复墙面原状,彭某拒绝配合,逃避执行,执行法院对其处以罚款。2016年12月2日执行法院再次对本案进行强制执行,彭某某在现场阻挠执行,执行法院将其依法拘留,并处以罚款。

案例10

陕西海峡置业公司等与西安星龙科技实业有限公司等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执行案

    陕西海峡置业公司(以下简称海峡公司)与西安星龙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龙公司)、西安八一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八一公司)、第三人常某等买卖合同纠纷一案,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12月2日作出判决,星龙公司向海峡公司及第三人常某等返还西安市高新区枫叶苑5号楼房屋10套。宣判后,星龙公司不服提出上诉,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2年7月,海峡公司及常某等人向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中,执行法院向星龙公司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星龙公司未履行义务。案外人邢某等10人以执行的10套房屋分别为其所有为由提出执行异议。执行法院审查后裁定驳回了执行异议。案外人邢某等又提出第三人撤销之诉,亦被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执行法院考虑到本案牵涉人数众多,涉案房屋存在案外人装修、入住等复杂情形,决定启动执行联动机制,及时向区委政法委汇报,协调公安、公证等部门参与执行,邀请省、区人大代表现场监督执行。执行人员分别与案外人谈话、释疑,公证员对每个房屋物品清点、登记造册,搬家公司负责搬运案外人房屋内物品。200余名干警参与执行,历时12小时,将10套房屋顺利腾交申请执行人。陕西电视台、凤凰网、微信《今日头条》栏目等均对本次执行活动进行新闻报道。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